吴以岭:系统构建络病理论体系

从1979年开始,经过诸多专家的共同努力,共同传承创新发展,络病研究取得了较大的进展和成果,在一些重大难治性疾病的治疗中显示出了很好的效果。吴以岭院士团队2003年完成了《络病学》专著,并编写《络病学》教科书,2011年完成了《脉络论》专著,2018年年初完成了《气络论》专著。络病学是基础,脉络论、气络论是络病学科的两个分支。至此,络病理论三大理论框架基本形成。

2014年2月22日,第十届国际络病学大会在北京举行,钟南山、吴以岭、陈凯先、张伯礼等近20位两院院士及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韩国、越南的专家、学者、卫生行政官员等3000余人,通过广泛的学术交流,共商中医药国际化大计,推动中医络病学向现代化和国际化迈进。
国际络病学大会自2005年开始已经举办了十届,始终坚持“传承、开放、创新、融合”的宗旨,以络病理论研究搭建的国际学术交流平台,成为涉及心血管、脑血管、呼吸系统、内分泌系统、肿瘤等多个领域的中医药学术交流品牌盛会。凝聚了国内外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生物学等一大批多学科交叉的研究群体,在欧洲、美洲开展了通络方药的实验研究,在新加坡、美国的医学院校开设了《络病学》英文课程,络病学研究成为西方医学探寻东方医学之秘的重点;在我国,伴随着中华中医药学会络病分会的成立,全国已有24个省市建立了络病专业委员会,许多省市学术组织已延伸至地县级,形成了络病学术研究的梯队,国内40多所医学高校开设《络病学》课程,伴随着络病学研究的深入与普及,为现代疑难病的治疗不断带来新的突破。
目前以络病理论指导研发的中药作为科研对象发表的科研论文达4000余篇,国际医学主流期刊SCI收录发表20余篇,产生国际影响。大批科学严谨的科研课题与科研成果不仅使以岭药业的科技中药得到国内主流医学的认可,更进一步推动了中药国际化进程。
“国际化”是以岭药业发展的重要战略之一,从2003年通心络胶囊作为药品身份出口韩国,国际市场开发至今已有11年。多年来企业一直实践把国产药品包括专利中药、西药制剂推向世界,尤其是欧美等发达国家医药市场的途径与方法,他们的生产车间先后通过了欧美国家GMP认证,从科技、生产、市场、资本等多个方向与国际市场全面接轨,并荣获中国医药企业制剂国际化先导企业。
中医药走向世界的难点是临床疗效和安全性难以取得国际认可,以岭药业通过国际络病学大会的交流,认识到循证医学研究是国际认可的评价药物疗效与安全性的权威方法,近几年来先后开展了10项循证医学研究,目前已经完成了“参松养心胶囊抗心律失常循证医学研究”、“通心络胶囊防治急性心梗介入治疗后心肌无复流循证医学研究”、“连花清瘟胶囊治疗甲型H1N1流行性感冒循证医学研究”、“芪苈强心胶囊治疗慢性心衰的循证医学研究”四项,获得了国内外医学界的高度评价,《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刊登了中药芪苈强心胶囊治疗慢性心衰循证医学研究成果,编辑部特发评论:“让衰竭的心脏更加强劲—中医药开启了心力衰竭协同作用的希望之门”;《英国心脏病杂志》评论“中草药为心衰治疗带来新希望”。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刘兴龙)

以史为鉴— 理论创新推动中医药发展

秦汉时期,中医的基础理论、临床证治体系都已经建立起来,至今两千多年。金元时期,学术争鸣,寒凉、攻下、补土、滋阴等学术流派出现,以金元四大家为代表,促进了中医学术理论的发展。明清时期,温病学崛起,推动了中医学的发展与完善。这是中医发展史上的三座高峰。

当今世界,生命科学的发展由还原论向整体论回归,中医药重新受到重视。首届国医大师陆广莘曾总结过近几十年来对中医研究的两种倾向,一种是研究中医,即利用现代科技手段,研究、验证、阐明中医的某一理论治疗和方药的科学内涵。这是一个很大的创新,对中医药向现代化迈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另一种是中医研究,这也是利用现代科技手段,但是是要促进中医学术按其自身规律创新发展。

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医药将形而上、形而下结合起来,形成了独特的临床辨证论治方法,其中最核心的还是“理法方药”四个字。“理”是疾病发生发展规律,是基础学术理论的主要研究内容。即没有张仲景的六经辨证,就不会有麻黄汤、桂枝汤、白虎汤?若把张仲景的六经辨证看作是一种理论模型,它解决了外感热性病整个治疗过程当中的一些规律性问题,在这个理论指导下一些方药被组合出来。现在,轻理法、重方药,理论创新不足,研发低水平重复,临床疗效难以提高,新药研发和产业化发展被制约,这都是目前面临的一些重大问题。所以我们强调,要通过理论创新,带动对疾病发生发展规律的新的发现和认识。只有“理”创新了,才有新的治法,有了新的治法才会有新的组方。

历史上的方药,有人统计说有12万首,而现在临床常用的超不过300首,这其中的每一首方子,都是每次重大理论创新的代表性方药。这对现在搞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络病研究— 历史留给当代的重大课题

经脉、经络、络脉、络病,整个理论基础源自《黄帝内经》。张仲景旋覆花汤、大黄?虫丸、抵挡丸等用虫类药的方子,直到清代,叶天士提出了“久病入络,久痛入络”,这八个字成了中医非常重要的一个病机概念。

络病不是一个独立的病种,凡是符合久病、久痛特点的都可以称为络病。心脑血管病、糖尿病、恶性肿瘤、风湿免疫类疾病等,都可以用络病理论解释。可是,诚如叶天士讲:“遍阅医药,未尝说及络病”“医不知络脉治法,所谓愈究愈穷矣”,络病是历史留给当代医家的一个重大课题。

久病久痛既是临床概念,也是病机理论。现代医学发达,心脑血管病、糖尿病、恶性肿瘤仍然没有解决,古人也认为这些病难治。久病久痛,通络才能提高疗效,可惜由于历史局限性,络病没形成系统理论,所以我们坚持建立国家重点实验室,倡导理论、临床、新药一体化发展,这是符合中医的学科发展规律的。

整个中医学术理论体系的形成,有赖于哲学、实验科学、临床实践三者结合,络病研究也离不开这三块。要坚持中医整体系统理论指导和现代实验技术的结合,落脚点是临床,解决临床重大疾病的治疗,把整体与局部,定性与定量相结合。在络病证治中,我们主张把理化检查纳入到中医辨证分析中来,这是发展络病理论离不开的。同时要坚持转化医学。最后还要搞产业,产业化以后,我们有效的经验,就能更大范围流通,我们的临床经验、学术成果,就能更大范围造福老百姓。